大三甲医院声明,耗材价格至少降30%,否则出局!

  医药网4月25日讯 大三甲医院发出议价标准,要求供应商在现行采购价基础上再降低30%。
 
  去年刚降10%
,再降30%
 
  据“
代表”公众号报道,4月22日,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通知该医院供应商,要求对所有在用的骨科类、介入类和外科类的医用耗材再次议价,议价标准为在现行采购价上以不低于30%的基础降价。
 
  在期限上也作出要求,供应商需在一周内上交《医用耗材降价承诺书》,逾期不交,将视为放弃供应资格,相关产品也将直接从医院出局。
 
 
  对于此,广东地区某医药器械销售人员表示,去年刚降了10%,如今又一刀切的要求再降30%,这样下来有的产品就真没法供应了。
 
  按比例降价,否则产品将停用
 
  实际上,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不是广东省第一家要求耗材降价的医院。
 
  今年2月,赛柏蓝器械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广州市有两所大三甲医院明确发出医用耗材降价通知,要求耗材供应商降价,自3月15日起执行。其中一家明确,以供货量的数额来划分降幅大小。
 
  1、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50万元以上的降15%;
 
  2、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00~150万元的降10%;
 
  3、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00万元以下的降8%。
 
  同时,该医院的通知称,如果供应商未能按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降价,医院将停用该产品或重新进行招标准入。具体要求截图如下:
 
 
  另一家医院在降价声明中这样规定:
 
  1.单价500元及以上的产品供货价至少下调20%,2016年已执行降价的检验试剂品种至少继续下调10%;
 
  2.单价500元以下的产品供货价至少下调15%,2016年已执行降价的检验试剂品种至少继续下调5%;
 
  可以看到,这家医院在具体执行上,较温和一些。如果降价幅度未达到要求比例但已达到全国最低中标价的,可以由生产厂家(国产产品)或国内总
(进口产品)出具的“最低中标价证明”,酌情是否继续留用。否则,医院将停用该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院内没有同类品种替代的或所有同类品种都不能按要求调价的,医院将重新遴选替换。该规定执行的日期是2019年3月1日。
 
  截图如下:
 
 
  对于降价,供应商没有话语权
 
  可以看到的是,在上述两份通知中,都提到“严格控制医疗费用”、“控制耗材成本及合理使用”等字样。其实不仅仅是这两家,今年广州市多数医院均有类似的耗材降价通知发出。
 
  在时间节点上看,大致都在广州市全面取消耗材加成前后。
 
  据公开资料,2018年7月9日相关通知发出,要求在8月20日前,所有高值耗材的供货价需下调15%,非高值耗材供货价下调10%。并且从12月29日起,广州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全面取消医用耗材加成,并调整部分医疗服务的价格。
 
  对于上述通知,其实并不是突如其来,全无信号的。
 
  早在2017年,广州市卫计委印发的《广州市属、区属三级医院绩效考核工作实施方案》以及《关于在此征求广州市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体系意见的通知》中均对医疗控费作出明确规定:医疗机构中,百元医疗收入卫生材料消耗应低于20元,卫生材料收入占医疗收入比重应低于10%。
 
  对于广州医院要求耗材降价一事,一位供应商告诉赛柏蓝器械:“这又是一道关于市场和价格的选择题,不过没得选,这个得降。”他进一步表述到,供应商的耗材产品出货口最大的是公立医院,虽然供应商处于产业上游,却没有主动权。
 
   “跟挂网砍价不一样,医院要求是一方面,有的(供应商)是多年供应关系,不降价也说不过去,但整体看供应商压力更大,话语权不在咱这。”
 
  各地耗材降价均在进行
 
  2018年,国家降价控费声音响亮。进入2019年,医保局更是把“通过医保准入、招标谈判等方法将(高值耗材)虚高的价格降下来”作为医院高值耗材管控改革4大目标之首。
 
  从去年多数省份在高值医用耗材上的集中采购与价格联动中可以看到,整个耗材集中采购环境呈现出“参考全国最低价”、“一地更比一地低”的特点。多省在近两年掀起大规模的调价风云。
 
  
(图片来源:华招器械网整理)
 
  注:1、该表格统计时间为2018.1.1—2019.4.16;
 
  2、本表仅统计各省实际发生的调价,对于要求调价但无实质消息的不纳入统计;
 
  宁夏、海南、山西–省际联盟成员,紧跟联盟步伐走
 
  此三省都是省际联盟成员,宁夏集采挂网直接采用陕西限价目录,价格随陕西就低调整,在2018年2月发布通知,明确血管介入和骨科两类耗材已先后4次共享陕西集采数据。
 
  海南和山西两省在入盟前已完成十大类高值挂网,两省都将目前挂网数据与联盟数据做关联整理,且都曝光了大批量的产品价格,不同的是海南仅以本省数据库与省级联盟库做关联,曝光联盟库挂网品种最低售价以及挂网价格,山西则是参考省际联盟价格和京津冀价格进行联动调整,分批公布最低参考价。
 
  福建–省市共享声势浩大,实际调价悄无声息
 
  2018年底,福建省医保局、卫健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
(医用耗材)阳光采购结果全省共享工作的通知》,明确运用各种方式采集省内外相关耗材交易价格(全国最低采购价、福建省最低销售价、各地市及医疗机构共享价格及省级平台采集到的其他交易价格)进行全省共享。
 
  据官方消息,截至2018年12月31日,已完成7批,实行动态管理并严格执行“两票制”,医疗机构可以根据共享价格、以多种形式开展带量议价谈判。此外,福建还明确先期共享只针对高值耗材,后面扩大至全部耗材试剂。
 
  重庆–
风口浪尖处
 
  2018年2月和11月,重庆药交所分两次对挂网高值耗材进行价格动态调整。
 
  重庆的挂网参考价较为特殊,其采集当期各省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实际采购价,将最低价、平均价和最高价三种价格作为市场参考价(具体规则见下表)。在价格联动过程中,依旧取这三个价格,不接受市场参考价调整的
被要求暂停挂牌交易。
 
  
(图片来源:华招器械网)
 
  企业统一填报,陕西为联盟轴心
 
  陕西是省际联盟之首,其相关举动牵动着其余几省耗材集采的走向。省际联盟成员,几乎每一个都与其产生了联系。2017年末,陕西省骨科耗材跌破全国最低价,最高降幅高达79%。
 
  随后又于2018年3月和5月分别启动血管介入类、神经外科等11大类医用耗材动态调整工作,要求企业收集整理一段时期内的全国最低中标(挂网)价和陕西省医疗机构实际采购的最低价格,省平台经审核以低值调整相应挂网品种限价,不确认限价的品种纳入“备选品种目录”。
 
  宁夏、甘肃挂网直接采用陕西限价目录,价格随陕西就低调整;
 
  广西、海南直接采用联盟数据库产品信息;
 
  湖南、黑龙江、辽宁、内蒙古共享陕西信息;
 
  山西将本省耗材价格与省际联盟和京津冀联盟采购价格进行对比梳理,取最低价作为采购参考价。
 
  企业实时主动申报,黑龙江最公开透明
 
  黑龙江是在调价方面,2017年底发布《关于做好黑龙江省高值医用耗材阳光挂网价格日常联动的公告》,要求企业30日内主动申报新低挂网价,逾期不报的产品停止挂网一年,并计入企业相关诚信记录。
 
  此后黑龙江严格遵循《公告》要求,每月公示一次企业申报的全国新低挂网价,在公示表中,最开始只有“参考省份”和“新低价”,后来陆续添加进了“现平台挂网价”、“医疗机构意向采购价”等信息,是目前调价省份中最为公开透明之一。
 
  采购价就低联动,河南自成一派。
 
  2016年,在全国率先完成国家谈判药、定点生产、妇儿、急(抢)救、基础输液、临床用量小的
和常用低价药的集中挂网采购,率先实行骨科、介入类等十类高值医用耗材和体外诊断试剂网上阳光采购。
 
  为进一步降低高值医用耗材采购价格,河南省要求河南省人民医院、郑大一附院两家医院,对高值医用耗材(试剂)进行议价。
 
  2018年4月18日起,所有公立医疗机构按照两家医院议价后的全省最低采购价,实施省内高值医用耗材(试剂)价格联动。经测算,联动后河南省高耗平均降幅18.8%,试剂平均降幅为28.1%。
 
  多家械企纷纷下调耗材价格
 
  对于医用耗材的降价的愈演愈烈,多家械企也纷纷下调耗材价格。
 
 
  本月19日,四川省药械监管中心发布《关于公示美敦力(上海)管理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部分挂网高值医用耗材产品参考价格更新信息的通知》。
 
  美敦力、爱尔康、波科、雅培、微创医疗等12家企业主动申请更新下调部分已挂网产品最低参考价格,多个品种降幅超20%,最高的降低60%。
 
  能想见,企业主动降价正在成为药械集中采购中的热门趋势,企业之间你死我活的命运之争避无可避,选择未雨绸缪,主动降价以争夺市场份额。而未来,这种主动降价行为应该也还会越来越多。
 
  同时,从国家及各地方的动向可以看到,对与耗材乱象肃清的决心,这也将给众多中小代理商,经销商带来不小的经营压力,也将迎来更多挑战。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hiangyu.com